顿时大喜过望双脚一并冲刘浪行了个军礼开始表

“还有多少能喘气的?”刘总管的心虽然沉到了谷底,但还能保持基本的冷静。
 
    “喘气?”大黑脸一愣,见护卫队第一号人物铁青的脸,马上醒悟过来,忙解释道:“不是,刘爷你误会了,弟兄们都没大事儿,就是受了一些惊吓,驴日的,太吓人了。”
 
    我入你娘亲,刘总管心里的复杂此时绝对只能用一万头神兽在奔腾才可以完全形容。敢情都没死不说,还只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你这样,老子才真的受到了惊吓好不好?
 
    如果不是被熏得黑乎乎的大黑脸的声音能让刘总管听得出是手下平时比较亲近的护卫小队长周之荣的声音,刘总管甚至以为是那个死胖子化妆来专门逗自己的。
 
    “驴日的,你给老子好好说是怎么回事。”刘总管一把甩开某受到惊吓就想“吃奶”的傻叉,指着他的鼻子一阵痛骂。
 
    “刘爷,是这样的。。。。。。”大黑脸委屈的说出了自己等人的遭遇。
 
    刘总管的眼睛瞪圆了,如果说先前遇到的大“炮仗”已经很牛逼了,但和自己这位属下匪夷所思的遭遇比起来,刘总管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很幸运。
 
    他们好歹遇到的是个很正常的炸弹,虽然还花费了些小心思,比如用机关来做引火装置,用子弹里的火药来当引线,那怕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混蛋是用什么做出炸弹的,但总的来说,还算属于正常范畴。
 
    可自己这位属下的遭遇,听起来简直有点儿像做梦一样。
 
    他们根本没遇到什么炸弹,只是检查完面粉作坊发现没人,都已经出了面粉作坊,却因为一袋面粉突然从天而降,砸的满屋子面粉,精神已经很紧张的周之荣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提枪就打,死胖子在那边连炸弹都用了,他再不开枪就是傻子。
 
    敢开枪的自然不是傻子,从提枪到开枪,时间也不过零点几秒,手法行云流水,周之荣也绝对是精锐护卫级别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枪响过后,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周队长发现他犯了个大错误,眼睁睁的,他就看到作坊内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然后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推力把他掀翻老远。至于有多远他不知道,反正他是砸破一家店铺大门后才停下的。同时证明了胖子撞碎大门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有了足够的力量就行,他不也活得好好的嘛!虽然全身疼的厉害。
 
    不过还好,房子炸烂了,周之荣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宛如打不死的小强,都炸飞了,但没完蛋,只是。。。。。。受了点小小的惊吓。
 
    被炸飞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其实是大黑脸想给自己的直属领导想说的,尤其是看到他那张极其不信任的脸之后。
 
    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刘总管此时的内心深处绝对有超过十万头神兽在奔腾,一万头真的太少了,不足以形容。你确定你打的是面粉袋子,不是500磅航空炸弹?
 
    粉尘爆炸,指的是可燃性粉尘在爆炸极限范围内,遇到热源(明火或高温),火焰瞬间传播于整个混合粉尘空间,化学反应速度极快,同时释放大量的热,形成很高的温度和很大的压力,系统的能量转化为机械能以及光和热的辐射,具有很强的破坏力。
 
    这个到几十年后才有了定论的爆炸原理自然不是刘总管这样一个乡下土财主的护卫队首领所能理解的。
 
    要知道,十年后的本溪煤矿,因为一次粉尘爆炸,就死1549人,重伤200余人,像今天这样他们十几人只是受了点儿小小的惊吓,那也不知道是他们上辈子积了多少福的结果。
 
    几十米外的一间民房里,刘浪同样目瞪口呆,这次粉尘爆炸真不是他的原意,以***的名义发誓。
 
    他本来只是想造点儿骚乱而已。
 
 第137章 打秋风
 
    刘浪并不盛气凌人的态度使得欢迎宴席举办的很成功,尤其是刘浪默认了和刘主席的亲属关系,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
 
    只是刘浪拒绝了王县长一时酒醉失言主动提供的驻军地让在场的广元县各路军政要员们极为错愕。
 
    要知道,王县长若不是多灌了几杯黄汤,又或是想拍刘主席亲戚中央军刘上校的马屁,以他只进不出的抠门尿性,怎么可能会主动的把位于城东那块东山脚下的近100亩土地送给刘浪,那可是块好地,上次有个CD来的富商想建棉纺厂愿意出120大洋每亩王大县长可都没舍得出手的,现在竟然白送不说,这位中央军上校还竟然还不要。
 
    有点儿清醒的王县长本来还在为自己失心疯般送出去了一万多大洋痛彻心扉,那可是他在这儿当县长好几年才能捞到的钱。没想到竟意外的被拒绝了,心神为之一松的王县长自然要投桃报李,拍着胸脯对刘浪保证,只要是广元境内的土地,刘浪的团部想放在那儿都行。
 
    刘浪就等着王大县长这句话呢?先前王县长提供的驻地其实很不错,在城边上,旁边还有山,可以拱卫县城的同时,还能开展各项军事训练,如果是和平时期,哪里算是独立团驻地的最佳选择。
 
    但可惜,刘浪和他的独立团在8个月后要在长城面对日寇关东军的精锐,这块只有100亩的驻军场所,太小。
 
    刘浪哈哈一笑,手一伸,纪雁雪把背包中的军用广元地图在桌上摊开来,刘浪手指在其中一个山头周围一画:“那刘某人就不客气了,我选这里了。”
 
    王县长和军政要员们一呆,不是刘浪选的地方太重要,而是太不科学了。
 
    广元市处于四川北部边缘,山地向盆地过渡地带,,摩天岭、米仓山东西向横亘市北,分别为川甘、川陕界山;龙门山北东一南西向斜插市西;市南则由剑门山、大栏山等川北弧形山脉覆盖广。说的再明白点儿就是靠近陕西宁强县,甘肃武都县的方向基本都是大山,面向CD平原方向则为丘陵平原。
 
    这个时代,平原能比山地多种粮食,自然要富庶一些,山区除了盖房子用木料省事一点儿,其余简直啥子都没得。
 
    刘浪选择的山头位于靠北的米仓山,米仓山居朝天区全境旺苍县城至广元一线以北,山脊海拔从北向南由二千两百七十六米名叫光头山。从这里下降到一千多米的石家梁,坡面多在二十五度以上,山顶浑圆。河谷深切相对高差一般在五百到八百米间。川北弧形山脉居元坝区、旺苍县城以南,及苍溪、剑阁两县全境。
 
    而刘浪选择的位置恰恰位于广元城北二十里米仓山和龙门山的交汇处,龙门、米仓山前缘与盆北弧形山交接地带,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山前凹槽,称为“米仓走廊”。
 
    这里有山,有平原,还有河流穿山而过,如果说要在那里游玩,倒还真是个好去处,可若是长期驻军的话,条件就太艰苦了。
 
    “刘团长,那里驻军是不是离县城太远了?万一有土匪的话,父老乡亲危矣。”现今的城防警备司令詹成芳目光一闪,主动提出异议道。
 
    “呵呵,独立团驻防广元自然是要保广元一方平安,但刘某独立团乃新立之军,尚未招满兵员,训练亦无从谈起,此处场地开阔又可据险而守,实是练军之上佳之地,至于县城安危,自然还得拜托詹司令多费心了。”刘浪轻轻一笑道。
 
    在座诸人转动的那点儿小心事,自然不会逃脱刘浪的目光,刘浪这挂着中央军名头的独立团一来,受到冲击最大的自然就是这广元县城的城防警备司令,用句不恰当的话说,刘浪要是插手城防,他这个川军少校城防司令屁都不敢放一个就得灰溜溜走人,那还会像现在这样带着一个营不过三百多的人马就可以在这广元城称王称霸吃香的喝辣的?
 
    刘浪刚才的意思很明白,他只会管整个广元地区的防卫,县城的防务他不会管。
 
    “啷个要得,詹某必不负刘团长所托,为我广元城百姓安危肝脑涂地在所不惜。”果然,詹成芳一听刘浪此言,顿时大喜过望,双脚一并冲刘浪行了个军礼开始表明态度:“刘团长您但有所需,我詹成芳定尽最大努力满足。独立团所建营房之事就交给属下,一定会让将士们能早日安心进驻。”
 
  
 
    更关键的是,有个王八蛋带了个坏头,他们还真没那个胆子不跟上。
 
    依照民国时期的惯例,驻军长官就是当地的最高首脑,从县长到科员都可以使他说了算。虽然四川有些特殊,明面上都拥护南京中央政府,但实际上从光头校长到四川种田的老农都知道,四川是八个大佬盘里的菜。可偏偏此事又有些怪异,自己的地盘被光头校长硬生生插进来的一支团级中央军,却没有引起几百里外CD省政府刘文辉刘主席的丝毫反弹,不仅没反弹,还下来一道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谕令,配合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移交一切防务。
 
    若不是有这道命令,对中央政府根本没多大敬畏的这些地头蛇们又那会这般对刘浪阿谀奉承?
 
    刚才别看是宾主尽欢一团和气,但他们广元县军政两方还算是毫无间隙团结一致,根本没让刘浪钻到什么空子,哪知道临末了在选军用驻地这儿,刘浪只轻飘飘的来了句防务之事劳烦你了,就把詹成芳那个蠢货逗成了一条像捡到肉骨头的哈巴狗,临时联盟顿时土崩瓦解。
 
    眼见事已至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从王县长到其他有资格出席欢迎宴会的头头脑脑个个奋勇争先,把独立团千把号人马需要的日常事务给分了个干干净净。
 
    让迟大奎和俞献诚两人不由大是叹为观止,长官就是长官,不过吃了顿饭,就把那些繁琐又花销巨大的日常开销给分派了。
 
    不过,那帮狗日的地方官可真特娘的有钱,接近两万多大洋的开销,竟然就这么毫无压力的给承担了。